串在一起的思考

来源:闽西新闻网2017-06-13 10:23 字号:

 □ 长汀一中 吴永福

 2017年高考全国卷Ⅰ作文题命题要求中所说的形成有机的关联,其实就是串在一起的思考。此种思考有其复杂性,实则更对应于社会生活的多元化。先前的高考作文命题中,也出现过多词语或多概念的,比如树木·森林·气候,只是较为少见而已。此次命题虽说词语甚多,也只要求从中选择两三个。当然,一般是三个。古语说,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,三也就寓指了多。这些词语,如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词语一样,当是分属不同层面的,不妨略为区分。一带一路、大熊猫、高铁,是国家品牌及战略调整。中华美食、长城、京剧、仍关乎传统文化。广场舞、共享单车、移动支付,为新的生活方式。空气污染、美丽乡村、食品安全,则指向生态问题。

 原先的作文命题,多是以某个关键词或概念为主,比如理解、习惯等。复杂一点的就是二元对立的,即有其对立面或有正有反。其实,二者之间仍可以正面为主,则又有主有次。三个词语或概念的命题体现于操作,不宜机械地并列,而要能串在一起,才是有机的关联。一是仍可以某个词语为主,再找寻搭配。比如讲一带一路的战略调整,便可关联高铁的快速发展,大可促进此种转变,而相比起先前的大熊猫品牌来,无疑是更能提升国际地位。再就是有正有反,及有所连带。比如中华美食与食品安全可构成正反关系,再连带说及空气污染。至于三个语词并重的,仍要能统一起来。比如广场舞、共享单车、移动支付,这些生活方式的变化便可在新字上统一起来。

 过去一时间盛传任务驱动型写法,主要是针对材料作文中那种立意之后便撇开材料的行文。那种写法,多是从话题作文中延续下来的,就此而言不无针对性。任务驱动的写法要求从材料出来,或回归于材料。从命题材料中提出问题展开分析,或许就是任务驱动之义。但就是任务驱动,也不等于就事论事,仍可有所延伸或拓展,表明言说的不是孤例,而是有其广泛性。再从作文命题来看,本有命题作文和材料作文之分,命题作文是提供关键词,材料作文则提供材料。任务驱动不能驱动命题关键词,因为并不曾提供相关情境。明眼人都知道,作文不可能是一种写法,或某种模式。再好的写法如果形成了模式,等待它的就是建构之后的解构,如同先前的八股文。想用某种模式来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,意图良好,只是思维不可能格式化。

 换言之,仍要开放思维,而不是限制思维。就议论而言,是要会分析,能展开思考。议论从能力上说,就是分析与综合,先分析后综合。议论就是有所思,展现的是思考的魅力。确立观点或看法后,要想着如何进行分析,而不是急着找事例或名言,那些事例或名言是用来辅助思考的。人是一根会思想的苇草。就思考而言,还应讲求力度和深度。串在一起的思考,则是增加了一些难度。至于写些事情的,也要因事见理,可谓形象说理。

[责任编辑:丘敏慧]

推荐: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| 闽西日报新龙岩APP

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龙岩APP